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还把配套的发射车连车带机开进了展示大厅里,自1958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架无人机

日期:2020-04-27编辑作者:独家

7月30日,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由40架三型无人机组成的无人机方队,以空军和陆军混编模式,在朱日和训练基地首次威武亮相!

图片 1

这是无人机方队第三次在我国阅兵中公开展示,也是西北工业大学自主研制生产的无人机,第二次以整个方队入列阅兵式,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

最近台北航太展开幕,“中山科学院”在展示了类似以色列“哈比”的“剑翔”反辐射无人机的同时,还把配套的发射车连车带机开进了展示大厅里,算是这次展示上的一个亮点。 ...

自1958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架无人机,几十年来,西工大不断书写着关于翱翔的精彩传奇。

最近台北航太展开幕,“中山科学院”在展示了类似以色列“哈比”的“剑翔”反辐射无人机的同时,还把配套的发射车连车带机开进了展示大厅里,算是这次展示上的一个亮点。

先进无人机系统展示“新质战斗力”

发射车的这个涂装也是乐高感十足

朱日和,这个蒙古语意为心脏、勇气和胆量的地方,烈日灼灼、旷野莽莽。检阅台前,“1927-2017”字样和八一军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作为如今不多的两岸“同宗”装备,早在“剑翔计划”曝光前,我军的原装以及国产版“哈比”无人机就已经是军迷们熟知的装备了。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引进之后,“哈比”系列作为空军雷达兵手中的反雷达尖刀,一直以“撒手锏”身份密不示人。

此次阅兵中展示的三型无人机,分别是某新型通信干扰无人机、某新型雷达干扰无人机和某新型反辐射无人机,为我军无人机装备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对敌预警探测,对敌指挥通信体系进行断链、致盲、破网,达到预期作战目的。

随着反辐射无人机等新型电子战装备的交付,在2008年空军应急作战准备编制调整前后,各军区电子对抗营又陆续改编为电子对抗团

与此同时,远在千万里之外、位于西安高新区的西北工业大学无人机所,尽管是周末休息时间,研究室和厂房内,依然是一派火热的场景。

2004年,按照合同正是原装“哈比”该回原厂保养延寿的时候,又赶上台军此时引进“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所以作为用户,要求在延寿的同时针对PAC-3进行相应升级也很正常。然而这事儿就跟之前的“费尔康”似的,被美台方面知道了消息之后,立刻要求以色列把这批无人机扣了。

车间内的试验设备上,密密麻麻布满线缆、传感器;实验室内的电脑前,忙碌的技术人员,个个汗流浃背,间或传来几声金属撞击声、电机轰鸣声和键盘的敲击声。

后来的事情走向也跟“费尔康”大差不差:无人机被迫原样交还之后,在西北工业大学无人机所的牵头下,国内对“哈比”的国产化工作持续推进。它们不仅取代原装货,成为人民空军电子对抗团的拳头装备,并在2017年沙场大阅兵中的无人机方队里首次公开亮相;还衍生出了ASN-301这类外贸型号。

经过50多年发展,西工大已成为我国最大的高端中小型无人机科研、生产基地。作为学校成立的高科技企业,西安爱生技术集团公司正是承担三型无人机系统研制的主体单位——阅兵式上,空、陆军混编模式的无人机方阵,正是从这里飞向祖国的天空。

防务展上的ASN-301

如果说雷达是“盾”,反辐射无人机就是“矛”。目前,反辐射无人机已成为无人机在电磁对抗领域的重点发展方向——通过在无人机上加装被动导引头和战斗部分,长时间压制地方雷达,一旦发现雷达信号,反辐射无人机就可以跟踪直至摧毁敌方雷达系统,从而有效掌握未来战争的制电磁权甚至是制信息权。

说到2017年那个无人机方队,还是由陆军和空军混编的。方队中有2架通信干扰无人机、2架雷达干扰无人机、以及随8辆发射车受阅的48架反辐射无人机,分别来自中部战区陆军某“土豪师”下属电子对抗营无人机一连和东部战区空军某电子对抗团。

实施通信和雷达干扰的无人机,则可以有效阻断干扰对方的雷达和通信设施,从而掩护己方顺利进行作战任务;反辐射无人机,则是作战“多能手”,从上世纪70年代末始,欧美等多国即展开研制,20世纪90年代已有多个型号反辐射无人机装备部队。

无人机方队阵容

此次,无人机方队以空军和陆军混编模式参阅,体现了联合作战的特点,新型无人机也被誉为“我军新质战斗力的重要力量”。

雷达干扰无人机,注意翼下有用于挂载干扰吊舱的小挂架。这类吊舱功率虽小,但由于无人机信号特征也很小,所以能在距离敌雷达更近的位置工作,取得更好的干扰效果

无人机研制的“国家队”年少当家

和那次参阅的很多部队一样,在参加光荣的受阅任务之前,这个电子对抗团刚刚在西北参加了一场空军组织的实兵演练,征尘未洗即奔赴沙场阅兵。在这次演练中,不仅反辐射无人机和雷达干扰无人机的协同作战战法得到了检验,反辐射无人机如何应对敌雷达突然关机、敌雷达撤收后开始运动、敌使用雷达诱饵......等等等等实战中很可能遇到的情况,也都在演习中一一完成了验证。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做世界领先的反辐射无人机?”部队首长发问。“这是国家给予我们的至高荣誉。”爱生公司负责人回答,“西工大是无人机研制领域的‘国家队’,要做就要做好。”

台军近年来着力发展的机动雷达,已经是我军反辐射无人机重点训练打击的目标之一

经筹划,上世纪末,由西安爱生担任总师单位的某型反辐射无人机系统正式列入国家重大工程项目。项目研制团队,是名副其实的“年少当家”,项目总设计师和几位副总设计师大都是30岁出头的年轻人。

另外,空军还借机组织歼击航空兵部队使用雷达、光电雷达、目视等多种手段,训练搜索这些真正的“低慢小”目标。毕竟等到信号特征与之大差不差的“剑翔”列装台军的时候,相关部队也要做好准备,防止这些具备一定毁伤效能的自杀式无人机漏进来。

正是这支用青春担当的队伍,成就了我国无人机研制的不凡历程。——“那个时候,就不知道累!实验室里干到半夜,钢丝床上躺两三个小时,凌晨起来接着干。”回想起那段岁月,科研人员十分感慨。

随着在演习中的多年应用,我军的反辐射无人机飞行准备时间已经大为缩短,本着“料敌从宽”的原则,也要估量“剑翔”能够快速展开、快速放飞的可能性

立下“军令状”,面前横亘的却是众多困难。

提前二十多年装备反辐射无人机的优势,使得我们能够更早发现这类武器的优缺点,降低对手的这种“不对称手段”造成的威胁程度。不过如果前面说的这种有人机对无人机的搜索飞行,日后真的发展成带有其他战术背景的“协同训练”,那当然也是一件好事。

第一重难关——能力。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该型反辐射无人机都是一项重大创新,研发能力需要提升一个层次。可是如何提升?关键技术、难点项目如何攻克?都让项目组大费周章,“压力山大”。

尽管垒到多排箱子的情况也有图为证,但出于灵活部署、便于伪装等考虑,我军在日常运用中,也经常只装载一排3个发射箱

第二重难关——时间。研制周期仅为国外同类飞机的一半,各项工作节点精确到天,任何一个重大节点保不住都可能导致“后墙倒塌”。项目团队实行的是全年365天无间断工作,一张行军床、一席军大衣,还有塞满了烟蒂的烟灰缸……

虽然我军列装无人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在阅兵中看到它们,还得从2009年阅兵算起。而且大部分人往往都把它们和各类雷达车、方舱车等等,一起算作阅兵的点缀——其实我们也一样,谁不喜欢看那些看上去就“高大威猛高精尖”的呢?

第三座大山——壁垒。在先进无人机领域,欧美等发达国家早已给中国人织好了一张大网,处处封锁、层层设防。无论是关键技术,还是原材料、加工工艺等,一概说“No”。要想直接从“填补空白”到“世界领先”,登峰之难可想而知。

虽然今年它们很可能第三次亮相阅兵场并担任装备方阵的排头兵,但99A确实也是实至名归

2001年7月,项目初样机进入联调联试阶段。原计划用进口发动机进行试验,出口国却单方面撤销了该型发动机的出口许可。

记得2017年沙场阅兵时,由于那次受阅的地面装备和2015年抗战胜利阅兵的“重复率”极高,使得当时在办公室里看直播的哥几个有些提不起兴致;但当看到反辐射无人机标志性的大箱子突然出现,里面的无人机们“邪恶地”探出头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嗓子:“我去,哈比!”

没有了发动机,项目组面临严峻考验。

实话说,在当时大家之前预测的阅兵阵容里,是很难想到会有这么一款“撒手锏”的——当然看到它出场之后,大家的感慨又变成了“这么多年了,是应该上一回啊”。从观赏性、安全性的角度来说,无人机受阅仍然不大可能是飞过去;就让它们在各类卡车底盘上驮着过去吧,能看个仔细,也挺好的。

“中国需要自主研制高质量航空发动机,否则老是让别人掐着脖子,国家就没有安全可言!”项目总师的话掷地有声。在各级组织支持下,团队决心尽快研制出自己的新型发动机。

2017年3月23日,巴基斯坦国庆阅兵式上编队飞过的国产彩虹-3无人机,无人机编队受阅的难度有时并不在技术上,而是如何让观众看清楚这些比有人机小很多的飞行物——在图中这类空旷的环境可以降低高度,但在市中心可没法这么任性了。

他们废寝忘食投入研究,翻阅资料、查找数据、反复试验……在科学的道路上进行着辛勤的跋涉。终于,首批7台发动机样机研制成功,一举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

用责任与担当构筑“国之重器”

信息时代,空中预警机、空中加油机、大型电子战飞机被称作“军事力量的倍增器”,属于“关键的少数”……如果受制于人,无异于给自己套上了战略枷锁。在西安爱生,身着蓝色工装的研发和生产人员最清楚:他们的工作,一边联系着国家安危、国防强盛,一边关系着前方将士的生命。“我们要用自己的智慧和知识,为国家做点实在的事。”江卫国表示。

“新型无人机系统必须依靠大集团作战,大系统就需要大合作、大协调、大组织。”西安爱生分别作为三型无人机系统的总师和副总师单位,负责协调组织学校内外,积极对接其他研制生产单位,保证政令和信息的畅通。

据粗略统计,三型无人机系统分别聚合了几十家单位,如果算上零部件和原材料供应商,数量达到上百家。参与研制单位分布全国各地,如何实现资源的优化?

“365”工作制、并行工程、异地协同,虽然立项时间不同,但从一开始,三型无人机系统项目发起的就是全线集群冲锋,是在全国范围的“非线性”作战,不分任务分工,每个成员都是冲锋陷阵的战士。

“干军工项目,不单要讲奉献、攻坚克难,还要有不怕死的精神。”科研人员康正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那是一个秋日下午,某型无人机系统进行第二次科研试飞。正常起飞至预定高度后,系统突然出现异常——对讲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未按规定完成任务!”

“系统复位,重新进入试验程序。”然而,故障无法排除,二次试验失败,只能紧急迫降。这一刻,气氛紧张起来——这可是一架携带了战斗部的无人机。幸好,飞机坠落在10多公里外的荒野,人员安然无恙。

接下来怎么办?按照操作规程,携带战斗部的设备试验失败,应该现场组织销毁。为最大程度保障人员生命安全,不允许组织抢救拆解。惊魂未定的人们,看着远处的无人机,一时都愣住了……

“哎呀!数据还在里面。”不知谁大喊一声,大家这才回过神来。

“要把数据抢出来!”几个技术人员边喊边冲了出去。“你们疯了!万一飞机爆炸怎么办?”在场的部队官兵把他们死死抱住。但这些参试者完全忘了危险:“那些数据太珍贵了,几年的心血呀!要是飞机毁了,型号就要从零开始,时间根本来不及了!”

被他们的无畏打动,经过短暂考虑,部队干部陪同他们,硬是把数据抢了出来,并安全“救回了”飞机。

经过缜密排查,原来是一个元件焊接头上的松香,因受潮松动导致故障。“要是那次直接引爆飞机,我们就可能要重新归零,耽误好几个月。”接下来的时间里,团队顽强地完成了各项试验任务,保住了一个又一个关键节点。

作为我国著名的研究、开发和生产系列中小型无人机系统及其动力装置的高科技企业,西安爱生技术集团公司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确认为中国最大的中小型无人机科研生产基地,并入选“中华之最”。

本文由必赢网址发布于独家,转载请注明出处:还把配套的发射车连车带机开进了展示大厅里,自1958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架无人机

关键词:

涵盖航空兵、潜艇、水面舰艇和岸防部队各类作战平台,涵盖航

海军在黄渤海海空域组织实兵实弹对抗演习 本报青岛8月7日电特约记者李唐报道:今天,海军在黄海、渤海相关海空...

详细>>

中俄双方舰艇混合编队,双方将举行海上联合军事演习和港岸交

当地时间7月27日下午,波罗的海某海域,参加中俄“海上联合-2017”军事演习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完成所有演习课目后...

详细>>

猛将宝马,有号中国的悍马

问:我军猛士防弹效果如何?步枪都打不穿? 古之有猛将,亦常有宝马。吕布有赤兔,刘备有的卢,曹操有绝影,仿...

详细>>

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表声明称

美国“黑鹰”直升机 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表声明称,美军一架“黑鹰”直升机25日晚在也门南部海岸附近水域坠毁,...

详细>>